寻访“云盐古道”系列报道之一 云安:古镇悠悠云盐沧桑

来源:云阳网  编辑:管理员  2016年01月30日 10:13

一条古道,贯穿古今,演绎多少世间悲喜,承载多少人性光芒,或激越,或悲怆,或卑微,或高亢,都是人,都是你和我。 其山苍苍,其水泱泱,古道之风,山高水长。 ——题记

写在寻访云盐古道之前

岁月悠悠,盐史远久,川盐济楚,故事颇多。

云阳从远古走来,及至西汉,扶嘉在云安凿井煮盐,历经数朝,盐业渐旺。咸丰初年,太平军攻克南京定为首都。因长江受阻,淮盐难引湘鄂,湘鄂上书,专借川盐,水引至宜,销至湘鄂。云盐第一次济楚,水陆并举,活力凸现。抗战期间,日寇侵犯,控江阻盐,湘鄂告急,云盐再次济楚,两次济楚,其意深远。

纵观历史,上至西汉,下到民国,大陆工业,基本未兴,国之财力、官军饷银,盐课为重,由此可知,旧时盐业,举足轻重,国库杠杆。

从凿井煮盐到真空制盐,从春秋管仲开创的官营到青史垂名的盐铁之议,无不沾满咸味的史页,裹挟着电闪雷鸣,演绎着多少朝代的兴衰成败。

寻访古盐道,挖掘盐文化,是吾辈之责,也是留史于后,更是荣耀云阳之举。于是,云阳报社组织人力,到云安古镇,去老城街坊,走新津码头,行普安山沟,爬蔈草盐道,跑清水山上,访利川人家,与古稀老人对话,同文化人士探讨,步行了古道关卡梯道,采访了数以百计的人员,记录了一个个鲜活的故事。

云盐济楚的古道中,盐水渍咸了马背上的无数传奇,地下党人护盐济贫闹革命,购买枪支藏于盐中支援抗战,击败国民党团丁的动人情节,感人肺腑,让人深思。

站在生命的源头,盐,白皙而晶莹,光洁而神奇。它来自广袤的山海。一粒粒,一包包,在苍劲的歌谣与叮当的汗珠里缓缓结晶。

盐,深谙民以食为天的箴言。它穿越幽暗的盐瓿与我们的骨骼,紧挨着平凡朴质的日子,着露化雨,不分贵贱。悠久的光芒,覆盖着我们祖辈焦灼的期盼。

盐,国需家用,紧系着人类的欢乐与悲哀,承载着多少历史怅然与百姓的祈愿。

盐,不可缺少的元素,健壮着我们的体魄和精神,即使在生活最惨淡的季节,盐总与我们的父老乡亲一道,搀扶着虚弱的岁月,毅然跨过日子的沟壑,拂去满眼的弥雾,卸下内心的倦意,大步走向明快的春天。

产盐出川的云安场,稽查盐税的老县城,来去挑盐的新津湾,马帮歇脚的普安街,山险匪众的岐阳关,盐帮出川的清水塘,我们看见了盐包驮在马背,挑在人肩的影子,盐的足音响彻我们的耳畔。

盐,莅临我们的灵肉,每时每刻,向我们传递着山与海的力量,我们的脉管,因此澎湃着山海的基因。

盐,渗出皮肤是汗,溢出眼来是泪,流出脉管是血,淌出心灵是生活的歌、是历史的卷。

一粒盐的伟岸高出了我们所有的仰望,生活无论发生什么变化,盐总烁亮在日子里。

经年,云安产盐,转及硐村,运到老城,盐帮经过新津、蔈草和清水,不负众望运出川道,这里裹挟着云阳盐业的历史,承载着鄂人的期望,蕴含着云阳过去的光芒……

云阳报社编辑部

识盐凿井自西汉

巴山深处,长江之北,汤溪河畔,翠绿遍山,红叶点缀,令人心旷;古镇云安,盐业久远,寻访济楚盐道,必访产盐源地——云安。

顺着云安移民古镇的石梯下行,俯瞰汤溪河岸,古镇老街尚存少许,多数人家已经搬迁,没有拆去的石梯路弯弯曲曲伸到汤溪河边,仿佛把祖人踩踏的脚步在向溪水述说。倒映在水里的文峰塔,似乎在向过路行人讲述古镇的沧桑和变迁。

无论沧桑也好,变迁也罢,盐业成就了古镇过去的辉煌不可争辩。

资料显示:远古时期,地壳运动,山体隆起围海成湖,再经变迁和多年干燥气候的影响,便形成了盐岩。云安场方斗山背斜周边的含盐地层,由于受地下水的不断冲刷、溶解,却以盐泉的形式从复杂的褶曲地层内涌出地面。

涌出地面的盐水,似乎是上天对云安祖人的慷慨恩赐。

巴国都人来云安

早前的云安,属巴国之地。秦国灭了蜀国后,为夺盐地,兵指巴国最后一道盐泉——清江和大宁,不久,秦兵很快攻占了巫溪、巫山、奉节县一带,置为巴郡。至此,巴国盐泉尽失于秦。

据说,在纷乱的战争中,巴国首都夷城的秦姓、徐姓、钟姓三家人口,惧怕秦军杀害,携妻带子逃到了穷乡僻壤的云安,他们见云安山清水秀,人烟稀少,就在这里搭棚居住,开垦荒地,种粮捕猎,砍柴捕鱼,艰难度日。

一天,三家人把捕来的鱼煮在一起,共进晚餐,总觉无味,唉声叹气。钟姓男丁说:“我今日上山砍柴,见山沟里流出白色水,便小心尝了一下,如同盐味,倘若我今夜不亡,证明此水可饮,权当盐食。”第二天,钟姓男丁安然无恙,便上山取来白水,加入少许与鱼同煮,鱼色不变,食之味香。于是,秦姓、徐姓、钟姓三家一日三餐,便采用清水煮饭,白水当盐的生活方式,日复一日,生息繁衍。

有歌谣曰:上天眷顾赐白水,草房土灶食菜香,吾思巴国断肝肠,但愿子孙永无恙。因秦姓、徐姓、钟姓三家人思恋巴国,常聚一起谈及巴都,泪流满面,不思茶饭。此后,三家人丁决定改姓为巴。

巴人刚烈,嫉恶如仇,相互叮嘱,山沟有盐,不得外传,并在“盐”后加“巴”,称之“盐巴”,以示纪念巴国。由此,盐巴一词沿用至今。

童谣曰:强秦国,灭巴国,山沟水,呈白色,你不言,我不语,秦国不晓得,天苍苍,地茫茫,子孙万代皆安康。

那时,云安还是一个没有开发的处女地,而今天的云安人还在津津乐道地讲述扶嘉凿井煮盐的故事。

君主隐士一夜叙

秦朝末年,秦二世放荡昏庸,不理朝政。一些直言进谏的忠良遭贬,阿谀奉承的奸臣得势。当朝文相扶嘉见朝廷腐败,愤然离开京城,来到崇山峡谷的云安,过着狩猎垦荒的隐居生活。

不久,各地农民纷纷揭竿而起,秦王朝终于灭亡。汉高祖刘邦夺得天下,知晓扶嘉是个治国安邦的能人,而今隐居在巴蜀东部一带,便和大将樊哙前来寻访。刘邦翻山越岭来到云阳老县城汤溪河口,正当他看江观山时,忽然发现路旁有一只大白兔,刘邦即令樊哙张弓搭箭射向白兔,不料,樊哙一箭射去,白兔没有丧命,而是负伤带箭急忙逃跑,刘邦、樊哙立即驰马追击。

说来也怪,在相距几十丈之间,马快兔快,马停兔停。就这样,翻过几座山,越了几道岭,最后追到了云安汤溪河边一个坝子上,白兔瞬间窜进草丛中没了踪影。刘邦急令随从拔开草丛寻找。找来找去,怎么也没找到白兔,却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个地洞,洞口半遮半掩地盖着一块石板,当士卒们掀开石板时,突然,一股白雾从洞中直冲天空,久久不散。刘邦感到非常惊奇,便下马到洞口处看个究竟。这时,隐居在云安的扶嘉头戴草帽,和当地山民一起赶来观看。

刘邦见扶嘉气度不凡,上前施礼后问道:“请问老先生,有个名叫扶嘉的老相在这里住吗?”扶嘉低着头,心里已明白几分,却反问道:“君主何以寻他呢?”刘邦说明了原由,扶嘉答道:“他曾经在这一带住过,听人说,他要诚心隐居到归天呢!”刘邦端详扶嘉片刻,问:“可否到老人家中一叙?”扶嘉只得点头应允。刘邦走进扶嘉住房,环顾四壁,数条缝隙,再看地面,凹凸不平,刘邦连声叹气,他停顿了一下说:“我俩分别数载,不曾一时认出,望老人家见谅。”刘邦看了扶嘉几眼,突然问:“你饱读诗书,何故隐居山中,不思治国安民之事?”扶嘉察觉刘邦认出了自己,不再隐瞒,忙叩首谢罪。刘邦上前扶起扶嘉,吩咐樊哙把守门外,与扶嘉对坐谈论治国之道直到天明。临别时,刘邦拉着扶嘉的手说:“千山万水寻恩师,多谢老相一夜叙。”说完,便带着随从回朝了。

刘邦走后,扶嘉来到洞口前,望着聚集上空的白雾默想了一会,便找来竹竿,试探地洞,发现洞底似乎有泉水,提起竹竿,见上面粘着乳白色东西,用舌尖一尝,味咸醇香。扶嘉暗自高兴探得盐泉一口,以后山民们不用再为没盐吃发愁了。可是,怎样才能把洞中的盐水引出来呢?回家后,他正在思量引水办法,忽见女儿戴着金耳环,正弯身捡罗帕,扶嘉顿生灵感,请来匠人,用木料在井口框成八方形,上面支起木架,找来一根结实绳索绕在木架上,绳索的另一头栓上木桶,把木桶放下井里,然后邀来当地人,一桶一桶地将泉水拉起来,架起大铁锅用柴火熬煮,终于熬出了白花花的盐巴。这口盐泉就是中国最早的一口盐井,因为是追赶白兔时发现的,人们就叫它“白兔井”。

云安这个荒僻的地方,自从出产了盐巴,很快就变得兴旺发达起来,不几年就成了一座小集镇。这时,人们又来请扶嘉对这块无名宝地命名。扶嘉想了想说:“刚发现盐泉时,洞中有白雾冲天,是吉祥兆头,后来,大家勤劳产盐安居乐业,我看就把这个地方取名‘云安’吧!”众人齐声赞同,此后,“云安”这地名就这样叫开了。

扶嘉呢,因为民造福,死后被玉皇大帝封为龙君。云安百姓为纪念他,筹钱建起了“龙君宫”,还在庙里为扶嘉塑了像。清代杨垿游了“龙君宫”后,作诗一首:

乱世能潜草莽踪,叩关容易庆遭逢。

三秦早劝高皇定,百里先叼采巴封。

似与中原同逐鹿,偏与大泽一占龙。

至今汲绠分余润,市井鱼盐又一宗。

野史讲述,扶嘉满腹经纶,精通相术和占卦,杨垿的“偏与大泽一占龙”和“市井鱼盐又一宗”诗句里恰巧印证了扶嘉不仅给刘邦占过卦,还是云安凿井煮盐的鼻祖。而最早发现云安有盐的是巴都三姓人家。

(记者 肖炎 李旭忠)

 

又传好消息!郑万高铁彭溪河多线特大桥顺利合龙

温暖云阳 | 点击链接说出您的心愿 我们帮您实现

少儿才艺大赛来了!云阳的孩子们快来报名~还能上春晚!

下雪了!下雪了!云阳多地迎来2020年冬天的第一场雪

云利路沿途群山上演云雾“大片”

老城云阳,一半在江里,一半在梦中

···今日要闻

···推荐视频

云阳新闻 11月25日

融艺少年 11月18日

2020-11-19 09:47:05

···今日报纸

云阳报第20200806期

s

···网站专题

···广告

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
Copyright © 2008- yunyangwang.com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云阳县融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渝ICP备15011569号-2
网络举报APP下载 | 电话举报号码:12377 | 国家邮箱举报地址:jubao@china.org.cn | 渝公安网备500235020001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