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处云阳县一隅的农坝镇云峰山上,有一处叫做“野猪槽”的地方,与开州区和巫溪县接壤,最高海拔1800多米,当地人誉之为“云之颠”。

十多年前,这里上演了一段致富传奇:主人公张成生放弃年入数百万元的生意,在这偏僻的高寒山区甘守寂寞,独自蜗居在茅草棚里培育极难种植的乌天麻。经过多年摸索和试验,终于培育出天麻素含量远超国标的乌天麻,同时探索出了乌天麻野外立体培育、借土培育等技术,效果显著。张成生由此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天麻奇人”。到现在,他的公司已建成乌天麻培育示范基地5800余亩,去年产值达2亿多元,成为全国最大的乌天麻生产商。

这些年来,张成生已带动3800多户农户走出了一条独特的深山致富之路,农户种植乌天麻达4万亩,户均增收5000多元。在这几千户农户中,有600多户贫困户。

如今,张成生的致富传奇仍在继续,并将在新的征程上演另一段传奇。

弃商从农 改行种植起乌天麻

张成生出生于云阳县农坝镇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由于家境贫寒,18岁时便辍学,只身到湖北省长阳县一带做中药村生意。他从老家批发了中药以后,就挑着扁担来到长阳县,在大山里穿梭,到处找医生推销。

经过十年打拼,到1999年,张成生已积累了数百万元财富。这时,一张订货单改变了他的命运,使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,由此也成就了一位“天麻奇人”。

有一次,一个经常在张成生这里买药材的医生给他下了一张订单,要4公斤乌天麻。数量虽不多,但张成生花了半年时间也没凑齐。生意虽没做成,他却从中发现一个巨大商机。他略略算了一算:仅是与他有业务往来的医生,一年就需要1200斤乌天麻;而一斤乌天麻最低也要赚30元,这样的利润,在中药材里已颇为可观了。他想,要是自己能大量种植乌天麻,肯定能赚到很多钱。于是,他毅然放弃已做得顺风顺水的中药材生意,回老家种植乌天麻。

在众亲友的反对声中,张成生着手实施他的计划。可是,一开始他就遇到一大难题:乌天麻种子从何而来?乌天麻对生长环境要求很高,只有在海拔1500~1800米的高山上才能生长,所以当时很少有人种植,种子既贵又难买。为了解决种源问题,他冥思苦想,忽然想到小时候听过一个有关乌天麻的传说。那个时候,爷爷织背篓,他常随爷爷一道去镇里卖,不时见人在卖一种状似土豆又不是土豆的东西,便问是什么。人家说,是乌天麻,很神奇,既会飞又会跑,到了晚上还会发光。

想到这个传说,张成生灵机一动:既然能发光,晚上到山上去找,岂不是就能找到了?他照此一试,果然便找到了野生乌天麻。不过他后来发现,发光的其实并不是乌天麻,而是乌天麻的营养来源——密环菌。

那段时间,张成生雇人夜以继日地挖掘乌天麻,终于备足了种子。1999年冬,他投资两百多万元,在全县海拔最高的云峰山租了400亩地,雇了70多名村民开始大规模种植乌天麻。

两遭挫折 乌天麻培育终成功

张成生看着已播好种子的基地,意气风发,期待着乌天麻给他带来丰厚利润的那一天。可是他万没想到,种子种下去一段时间后,竟然有一大部分乌天麻不翼而飞!“难道真像传说的那样会飞会跑?”他自语道,“明明作了记号的,怎么会不见了呢!基地上全天有人巡逻,并无被偷的可能。”

一时之间,“乌天麻真的会飞会跑”的消息传遍山乡,村民越发觉得乌天麻很神秘。而张成生并不相信,之前他已亲自证实乌天麻不会发光,因此他断定“乌天麻会飞会跑”也另有原因。

经过一段时间研究,张成生终于发现乌天麻消失的秘密。原来,种子埋在土里,由于土的颗粒较大,中间有空隙,导致空气进入,使乌天麻感染了杂菌,杂菌多了就把乌天麻“吃”掉了,所以才让人们认为乌天麻会飞会跑。

这次失败,使张成生投入的资金基本上全打了水漂。此时他方才明白,用人工培育乌天麻是何其之难!虽然艰难,但他同时也想到,如果自己能成功培育出乌天麻,必定会收获巨额财富。于是他决定从头再来。

张成生经过分析,认为人工种植的乌天麻没有野生乌天麻生命力强,必须同野生乌天麻进行人工异花授粉,才能增强生命力。

为了攻克这一技术,他四处取经。有一次到外地某研究所去请教,人家连大门都不让他进,且嘲笑说:“一个农民,还想搞什么野生乌天麻异花授粉,做梦吧!”他只好回到县城,买来相关书籍自学。从这时起,他就在云峰山上搭了一个茅草棚,把行李扛上山,天天蜗居在山上研究野生乌天麻人工异花授粉。

2005年,经过6年不懈努力和经历上百次失败后,张成生终于攻克了野生乌天麻人工异花授粉这一技术难关,填补了我国乌天麻栽培史上一个空白。而且他模拟野生环境种出来的乌天麻,经药检部门检测,含天麻素0.69%,超过0.2%的国家标准。

掌握这些技术后,张成生信心满怀地拿出全部家当,再次投资200多万元,重又种植了1000多亩乌天麻。他计算了一下,这批乌天麻生产出来后,将会给他带来1000多万元收入。可是,就在他满怀期待等着收获的时候,又一场灾难悄然降临。

2008年初,一场我国历史上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,袭击了南方大部分地区,张成生的乌天麻基地也受到影响。这场灾害,令他这1000多亩乌天麻几乎全部冻死,不但使他血本无归,还欠下银行和亲友一屁股债。一到腊月,要债的人踏破了门槛。有一次,母亲给他带来的唯一一块腊肉,也被要债的人提走了。

这场打击,使张成生彻底失去了方向。他找了一个僻静处,独自待着,眼泪不断线地流。他思考了三天三夜,最终毅然决定:继续种乌天麻!他看准了乌天麻的市场前景,再大的挫折也都不能令他回头。

张成生把房子拿去抵押贷款,又求爹告奶地向亲友借了一些,总算凑了两百多万元,又种上了一批乌天麻。2012年,这批乌天麻顺利上市。在当年的全国中药材采购会上,他种植的乌天麻卖出了每斤1.2万元的天价,成为国内市场上最贵的天麻产品。

如今,张成生的企业已成为全国乌天麻生产的“龙头老大”,而他所培育的乌天麻,其天麻素含量已提高到1.64%,是国标的8.2倍,位居全国第一。张成生的这一系列成就,给云阳县也带来“中国乌天麻之乡”的美誉。

饮水思源 带动乡亲共同发展

张成生致富不忘乡邻,为了引导乡亲们脱贫致富,他在成立乌天麻集团公司基础上,又采取“公司+基地+农户+合作社”的发展模式,成立了中药材种植股份合作社,建立了农产品培育基地,带领大家大规模种植乌天麻和其它中药材。

针对贫困户,渝峰公司制定了特别帮扶措施:无偿为贫困户赠送种子和提供技术培训;为贫困户免息垫资建设种植基地,且贫困户在基地吃、住,以及培育乌天麻原种和采集乌天麻营养材料需要发放的工资、维护费、培训费等费用,均由公司先行垫资,待乌天麻产出销售后,再将资金返还给公司。此外在销售方面,贫困户没有条件自产自销的,则通过公司和合作社统一销售。

前不久,一个乍寒还暖的日子,记者随张成生驱车来到云峰山乌天麻基地。山道边,一个顶上长满青苔的茅草棚掩映在灌木丛中。张成生指着这个茅草棚,略有些激动地说:“那就是我住过的棚子!”他说,将这个茅草棚保留下来,一是为给云峰山增添一道风景,再是为纪念过去那段艰难岁月。

不一会,我们来到基地。此时基地上几十名工人正在林中埋首劳作,给乌天麻原种培土,为越冬做准备。张成生手提满满一袋钞票,近前一声吆喝道:“来领工资啰!——”吆喝已罢,众人蜂拥而至,依序领取自己那份工资。大家领到工资的就退至一边,手指沾着唾沫,或蹲或立地清点钞票。

云峰村1组的贫困户陈益美两指夹着钞票,反复地数了几次。她告诉记者,这次领的是上半年的工资,有5000多元。她有儿女三个,都还在念书,老大已念到了大学。婆婆和她自己的母亲都有病在身,长期需要人照顾。以前她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种点蔬菜,自从在基地打工以来,日子便一天天好起来。如今她不但有务工收入,而且近年还在渝峰公司帮助下,自己种植了1亩乌天麻,虽然种得不多,但每年也能收入一两万元。她说自己已经在基地干了10来年,务工、家庭两不误,而且收入逐年增长,心里感觉非常踏实。

记者转身问旁边的工人叶宏君领了多少工资。他把厚厚一叠钞票揣进包里,喜形于色地连声说:“不算多!不算多!领了一万九千八百元。”这些年,叶宏君在渝峰公司帮助下,不但自己的乌天麻产业发展得不错,光是在公司基地的务工收入,每年至少都有三四万元。如今,他不但买了商品房,还买了一辆小轿车,过上了实实在在的“小康生活”。“感谢渝峰公司对我们的帮扶!”他拍拍自己的大肚皮朗声说,“公司一带一路,把我们都带胖了!”

据张成生介绍,渝峰公司已拟定下一步乌天麻产业扶贫规划。他说公司将通过建立乌天麻研发体验中心、新建乌天麻示范基地、打造全国大型乌天麻旅游科普基地,来进行一、二、三产业链的融合,更好地助推脱贫攻坚。“三年以后,全县乌天麻基地将扩大到10万亩,届时将带动1万户农户走上致富之路。”他信心满怀地说。

(文/图 记者 李旭忠)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阳网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