割肝铁汉战贫穷

2018-03-30来源: 云阳网     编辑: 管理员
分享
评论
取消分享

“上坝乡锣鼓宕要搞旅游开发了!’’消息传遍了锣鼓宕所在的村——龙凤村。

2015年4月的一天,谢章田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他是乡党委书记谭兴林。上坝乡人民政府响应上级号召,决定引进资金在海拔1700米左右的锣鼓宕搞旅游开发。谭兴林亲自带领政府一班人,联络投资者,鼓励村民发展农家乐。

看到老谢的水泥楼房建好了,谭兴林非常高兴。说起建房经历,老谢连说“感谢政府,感谢政府,要没有政府支持,我恐怕还住在破烂的土屋里呢!”原来,2013年,全村进行危房改造,谢章田的土坯房到处破烂不堪,实在不能住人,他决定把房子拆了重建。建房的钱从哪里来?一是向亲戚朋友借,二是申请政府支持。乡政府根据实际情况,解决了危房改造资金,并协助谢章田向银行申办了无息贷款,拆掉了危房,在原址盖起了水泥楼房。

谭兴林对谢章田说:“谢老弟,你现在房子建好了,再搞一个农家乐,生意肯定不错。”

谢章田说:“谭书记,这个想法好是好,可是我没有经验,恐怕搞不好。”谭兴林说:“老弟,你别怕,乡里帮你解决两万元的启动资金。”谢章田说:“谭书记,有你这句话,我一定把农家乐搞起来。”

有了政府的大力支持,谢章田的农家乐“龙凤山庄”开业了。龙凤山庄开业后,谭兴林经常打电话询问情况,并不时派有经验的人员来帮助指导,教他如何经营。2016年虽然只营业了三个月,收入就达到了四万多元。谢章田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周围邻居看到谢章田能从丧子的阴影中走出来,都说:“老谢真的不容易啊。”

往事不堪回首。在儿子生病之前,老谢靠养羊,家境其实也不错的。 2008年春,大儿子谢发清突然开始不吃不喝,经常吐血,看上去病情很重。谢章田将儿子送往附近大小医院救治,最初被诊断为胃出血。吃了不少药后,病情仍未好转。因为要带儿子看病,他只好卖掉所有的羊。

谢章田意识到大儿子病情非常严重,决定带他到重庆儿童医院检查。诊断结果是脾脏肿大,肝功能丧失,属于肝硬化,必须进行肝脏移植手术,才可延续生命。做肝移植手术,需要进行肝配对和二十多万元的手术费。面对二十多万元的手术费用,他很绝望,亲戚朋友听说后也都建议他放弃。

谢章田看着病床上儿子瘦小苍白的脸蛋,回忆起儿子生病前可爱的音容笑貌,他实在不愿放弃养了十年的儿子。

“即使砸锅卖铁,也要为儿子治病。”谢章田下了最后的决定。到底要到哪个医院去做肝移植?谢章田向专家学者和病友请教,最后决定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。

2009年10月20日,35岁的谢章田和他刚满16岁的儿子同时躺在了仁济医院的白色手术台上,配型成功的他将用自己的肝去挽回儿子的生命。

此次肝移值手术非常成功。住院期间,谢章田得到了一家爱心机构的无私帮助。

2010年2月,谢章田带着基本康复出院的儿子回到家里。回家后,谢章田继续养羊,到2011年秋,他的羊已达100多只。看着一圈活蹦乱跳的羊,谢章田感觉阳光越来越美丽。但是,灾难再一次发生了。

2011年7月底,儿子谢发清病情再次复发,又被送进了上海仁济医院。经过多方治疗,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。“这种病再次复发就没法治疗了。”谢章田看着儿子移植的肝脏再一次全部坏死,让他精神几欲崩溃。

2011年9月,儿子因肝坏死永久离开了人世,只给爱他的父亲留下了一大堆账单,欠下了十余万元债务。他太悲伤了,中年丧子是人生的最大痛苦。那一段时间,是谢章田一生中最悲痛的日子。乡政府了解情况后,按照政策,让谢章田一家四口(与老父谢文定一起生活)享受了低保。

如今几年过去了,谢章田已经从丧子之痛中走了出来,觉得自己在政府的帮助下找到了谋生的手段,低保还是给更需要的家庭。2017年初,他对政府有关工作人员说:“把我家的四个低保名额全取了吧!给更需要救助的人。”经过群众评议,取掉了谢章田夫妻的低保名额。

谢章田个子虽然很小,但他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是一位坚强、乐观、朴实的农民兄弟。他用割肝救子的壮举诠释着一个父亲的神圣责任,他用勤劳朴素的双手撑起了这个温暖的家。

文/徐小夫

选摘自中共云阳县委宣传部编辑的《同奔小康路·脱贫故事集》

 

 

推荐图集

+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