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老支书的脱贫故事

2018-03-30来源: 云阳网     编辑: 管理员
分享
评论
取消分享

十年前的一天早晨,任泽亮的邻居去煤厂挑煤,看到山崖下有一辆货车被摔成了七八块,煤炭撒得满山满坡都是。邻居们赶快下到山沟里,见摔扁的驾驶室里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,伸手一摸,人已经僵硬了。通过衣服和熟悉的身形,他们辨认出死者就是任泽亮的独生子任茂福。

任泽亮是龙洞镇云奉村人,当过多年基层干部,但他从未伸手拿过公家一分钱,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为了增加家庭收入,2004年,任泽亮向亲朋好友借款十多万元,购买了一台大型货车,让儿子任茂福从事煤炭运输。经过三年苦心经营,债务只欠两万多了。正当全家人满怀希望地以为苦尽甘来,即将过上好日子的时候,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,一夜之间就让这个家庭,跌落到了一贫如洗的地步。

儿子摔死了,留给任泽亮的是两万多元债务,还有那三个嗷嗷待哺的孙子。当时大孙女任继藤五岁,二孙子任潞船三岁,三孙女任媛媛刚满一岁。任泽亮的妻子何训兰听到这个消息,当即晕倒在地。醒来后,还是不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。

由于车子未买保险,任泽亮只好把摔烂的货车处理了一万多块钱,又变卖了家中值钱的东西,才处理了儿子的后事,还清了儿子的债务。

少年丧父、中年丧妻、老年丧子是人生的三大不幸。经过这场变故,任泽亮家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。任泽亮沉浸在丧子之痛中难以自拔,整天蔫头耷脑的,一站就是一个坑,一坐就是一个凼。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腰也弯了,背也驼了。

镇村领导看在眼里,痛在心上,想对他进行一些“特殊”的照顾,唯有任泽亮本人有不同看法。他说:“在我们云奉村,在我们龙洞镇,像我这样的家庭为数不少。不能因为我当了多年干部,你们就为我开绿灯。谢谢你们的好意!”

虽然婉拒了大家,但他的心里暖暖的,不禁想起小时候父亲经常讲起的一件陈年旧事。

任泽亮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。解放前,没有属于自己的田地,今年租种这个地主的,明年又租种那个地主的。曾祖父过世后,既无棺材,又无三尺葬身之地,尸体停放在家里好几天出不了丧,一家大小只晓得嚎啕大哭。后来在好心人帮助下,才得以入土为安。解放后,家家户户都分到了田地。任泽亮的父亲经常给儿孙们讲这件事,教育儿孙们:“共产党来了,穷人才翻身得解放,我们世世代代要感共产党的恩,永远跟共产党走。”任泽亮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长大后,一直听党的话,跟着党的政策走,曾先后当过多年的公社煤厂厂长和村党支部书记。

想起这些陈年旧事,想起新旧社会的鲜明对比,想起他家发生惨祸后村镇干部多次到他家嘘寒问暖,任泽亮在心里暗下决定,只有面对现实,安排好一家人今后的生活,才对得起组织的关怀。他相信,有共产党给的这块土地,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能撑起这个家,也能养大三个孙子。

2008年,任泽亮从支部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,也逐渐从丧子之痛中走了出来,开始实施他的长远打算。年过花甲的任泽亮,对土地一直怀有特殊的感情,除了养猪养鸡外,他的长远打算当然也还是在地里“作文章”。他想到,自己年龄大了,种田会越来越不行,只有发展经济林木才能“一劳永逸”。种植水果,不易保鲜,销路也是问题,只有发展干果。思来想去,他家所在地海拔适中,且土地肥沃,正适合种植核桃。核桃树苗栽进地里后,一般三年开始挂果,五年能盈利,第八年进入盛产期。以后既省力,收入又稳定。

说干就干,老两口起早贪黑,开始打窝子。站着挖坑挖累了,就带条板凳坐着挖……

老两口虽然勤扒苦做,但抚养了三个孙子,日子仍然过得十分清苦。2014年,经村民开会讨论,把老支书任泽亮一家评为贫困户。之后,帮扶干部多次上门,送温暖、出点子、教技术,尽心尽力的帮助他。每年,他在家中养了七八头肥猪,在核桃林里养了一百多只土鸡。从2015年起,任泽亮种植的五亩良种核桃进入盛产期,每年有一万五千多块钱的纯收入。2016年底,任泽亮屈指一算,他家本年的总收入已近三万元,远远超出了政府所划定的脱贫标准。

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脱了贫,任泽亮的腰杆又硬了起来,走路时也昂首挺胸。有时,遇上那些等靠要或者困在原地不想脱贫的贫困户,任泽亮还会用自己的事例现身说法,教育他们要感共产党的恩,要树立不等不靠不要的思想,早日摘掉贫困户的帽子。他说:“要是生在旧社会,我早就饿死了,连骨头都打得响鼓了。旧社会的官员总是千方百计地从百姓身上搜刮钱财,连地皮也会刮掉几层,谁管百姓的死活啊?”

自儿子发生意外,十年过去了,大孙女任继藤已年满15岁,二孙子任潞船13岁,三孙女任媛媛11岁。经过这些年的艰辛,任泽亮履行了他当年许下的诺言。每当孙子们放学回到家里,任泽亮不光把父亲讲给他的故事转而又用来教育三个孙子,还常常鼓励孙子们要从小学会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。

文/程贤富

选摘自中共云阳县委宣传部编辑的《同奔小康路·脱贫故事集》

 

推荐图集

+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