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山深处的卖肉哥

2018-03-30来源: 云阳网     编辑: 管理员
分享
评论
取消分享

在后叶镇清顺村一带,只要提起彭勇,没有一个不认识的,特别是那些身处大山深处而无法出山的身残老人,只要提起彭勇,都是赞不绝口,纷纷伸出大拇指,激动地说:“卖肉哥,好人!”

彭勇是清顺村一组村民,五十多岁,身材魁梧,却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,下地干活十分吃力。他老婆也患有慢性病,不但不能干活,还要长期依靠药物治疗,再加上儿子要上大学,生活过得十分窘迫,2014年成为建卡贫困户。为了改变现状,大女儿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。他自已也曾外出,但因风湿关节炎加重,不得不回家休养。

一家人的生活全指望大女儿肯定不行!彭勇和老婆都忧心忡忡,为了这个家,大女儿都二十三四了,还一直没找男朋友。不能因为家庭困境耽搁了孩子的婚事,夫妇俩权衡再三,决定在能力范围内大力发展生产的同时,让彭勇重操旧业——杀猪卖。

彭勇曾是一个杀猪能手,左右乡邻的年猪,都是他帮忙杀。那些年月,出门打工的人还少,每到腊月二十以后,家家户户都要杀年猪。在屋外挖一个简易的灶台,放上大锅,烧满水,把特制的杀猪板凳往灶台边一放,一切准备就绪。只要水烧开,三四个男人揪的揪耳朵,拉的拉尾巴。猪自然是一番挣扎一阵嘶嚎,但只要被抬到板凳上,四脚用不上力,就只能等着挨宰了。彭勇每每回忆起那些年月,内心便涌起一股自豪来。那时,他不只帮别人杀年猪,自己也杀猪卖,一年下来,除了一家大小开支,还有些盈余。后来,随着家家户户年轻人外出打工,山里的人越来越少,杀一头猪根本卖不完,往往是杀一头卖半头,亏本的生意自然不敢再做。

那么,现在山里的年轻人更少,生意不是更难做吗?但彭勇有彭勇的打算——现在虽说年轻人少了,但留守的老人小孩不少。他们手上有钱,不再像以前那样穷,买得起肉吃。如果除了在固定地点卖肉,再来个送货上门,生意就肯定有得做了。

当彭勇把心里的想法跟扶贫驻村工作队和村支书讲后,当即得到他们的支持,并申办到了小额无息贷款,作为彭勇的启动资金。

彭勇的家离公路远,他就选了在仙峰桥公路边的岳父家做卖肉固定点,一来做生意方便,二来也可以照顾两个老人。

万事开头难!彭勇杀第一头猪就遭遇了难题。他把猪肉往山上送去时,别人不是告诉他今天不买肉,就是说昨天到场镇去买了肉还没吃完。有的人家离公路远,走上一趟得三四十分钟,虽然背的肉不多,但一天折腾下来,还是累得精疲力竭。到头来,肉也没卖完。

“这条路难道走不通了吗?”彭勇看着还没卖完的猪肉,反复问自已。他有些心灰意冷。

第二天,驻村干部入户走访,路过仙峰桥,顺便了解彭勇的情况。原以为彭勇已大展拳脚,生意红火,哪想他却开始打退堂鼓。

刘支书、吴村长、驻村干部陈俊英等人得知情况后,都帮他想办法拿主意。俗话说,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,一番商讨之下,还真给出了具体办法。

“磨刀不误砍柴工!”陈俊英说,“你先和这几片山上的乡邻互存电话,叫他们需要买肉的话,头天晚上就先联系。这样,你第二天买猪时就知道数量了。除了电话预约,你还可以把价格压低一点,一斤少赚五毛或一块,先打开销路再说!”

“嗯,这办法好!第一步这样走稳当!”彭勇不得不佩服,接着说,“你们干部还真有不一样的眼光!我想我还可以给他们带些轻便的物品,譬如香皂肥皂、牙膏牙刷、盐油酱醋什么的!”

有了好方法,结果自然不一样。同样是猪肉,彭勇送上门不说,价格还要便宜一些,而且,他还可以帮忙带东带西。很快,他就在左右几面山的乡邻中留下了好口碑。

当然,这条路也十分辛苦,风里来雨里去。2016年冬的一天,他送肉给清顺五组的彭定月老人时的情形一直记忆犹新。彭定月已八十多岁,住在锅家凹的上柏树屋基,山高路远。头天晚上,彭定月忘了打电话订肉,第二天十点钟才打来电话。这时,彭勇的猪肉已经卖完了。

“这咋个办呢?今天是我生日,我总记着昨晚给你打电话订肉了,所以我今天早上去场镇没有买肉,家里都来客人了,现在才想起没跟你订肉!”彭定月说到这儿,都急得带哭音了。

“您别急别急!我马上给您想办法!保证十二点前把肉送到!”彭勇见老人焦急,赶紧安慰。

放下电话,顾不得疲劳,彭勇开着三轮车就往武城市场赶。虽然不是赶场的日子,但那里卖猪肉的天天都有。仙峰桥到武城不近,为了赶在十二点前把猪肉送到,彭勇把车开得飞快。赶到武城时,摊上只有最后一块肉了,价格比彭勇送的要贵一块五。

彭勇二话没说,买了肉即刻返回,因为速度太快,在将近五组上山路的地方,三轮车因刹车不及,冲到了边沟里面。所幸,除了手背刮掉了一块皮,没受其它伤。彭勇没时间理车怎么样了,只管提起肉往锅家凹赶去。

十一点四十,彭勇提前把肉送到了彭定月家,终于松了口气。彭定月见彭勇累得气喘吁吁,手背还受了伤,心里过意不去,一定要留他吃午饭。但彭勇坚决拒绝了,他还要想办法把车从边沟里弄出来呢。

彭勇顾不上休息,赶快回到出事的地方,他最担心的是车坏了。还好,车没坏,只是靠他一个人的力气根本不够,无法把车移回公路。他掏出烟抽出来,焦急地等待着路人帮忙。

半小时后,八队堰塘的谢家才经过这里,两人才把三轮车抬上公路。

一年下来,彭勇跑遍了清顺村的旮旯角角,对山上那些留守病残老人的情况了如指掌。他一边卖肉,一边给他们带些药品和小件的生活必需品。每逢初一、十一、二十一这些赶场的日子,彭勇的三轮车总是装不下。

“虽然我帮他们带这带那,要耽搁很多时间,虽然我卖给他们的肉价格总是很低,但我获得了这方圆十里乡邻的信任,这就值了!”彭勇伸了伸因风湿病而有些变形的五指,露出了憨厚的笑脸。

“有没有一扇窗,能让你不绝望……”当我还想和他交谈一些话题时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“有人催货了!”他歉意地说,接着急匆匆地向他的三轮车走去。

文/余波

选摘自中共云阳县委宣传部编辑的《同奔小康路·脱贫故事集》

推荐图集

+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