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手也撑“半边天”

2018-03-30来源: 云阳网     编辑: 管理员
分享
评论
取消分享

不幸的童年教会了坚强

在蔈草镇凉风垭的半山腰里,有一个残疾女人叫刘从兰,她那超常的毅力远近闻名。

那是一个冬天,父母在生产队搞集体劳动。两岁的她独自在火坑边烤火,因打瞌睡滚到火坑里,导致左手被严重烧伤,几天后才送到县医院,医生说来晚了,没有办法只有截肢才能保全生命,就此成了终生残疾。

六岁那年,厄运再次降临她的头上,母亲因一场暴病离开人世,父亲带着她兄妹三人熬度岁月,在10岁时,父亲勒紧裤腰带送她上了小学。

一个失去了母亲的家庭,孩子们就像断了线的风筝,孤独无依。但刘从兰用她女性柔韧的秉性,重新凝聚了家庭。每天放学回家就操持家务,一家人的衣服,她用一只手端到堰塘去洗,使不上劲就光着脚丫在石板上翻踩,不仅如此,还要用一只手剁猪草、喂猪食。

旁人奚落、挖苦她,说她嫁不出去,刘从兰只是偷偷地流泪,暗地里下决心:即使嫁不了人,我也要好好地活下去。

天无绝人之路。20岁那年,她同大她8岁的本乡青年胡祖秋组成了家庭。后又生下了两个儿子。她把家务操持得井井有条,把孩子收拾得干干净净,地里的活儿也料理得顺顺当当,一个能干的残疾女人,从此美名远扬。

政府的恩情鼓励她自强

刘从兰看到别人去外地打工,挣了钱盖了房,改变了生活,而自己两个孩子渐渐长大,读书、生活的开销逐年增加。于是,她劝说丈夫:“不要担心我和孩子,你快出去打工,多挣些钱,才能把孩子培养好。”在妻子的多次劝说下,丈夫踏上了打工路。十年来,夫妻俩只得天天夜里通个电话,报个平安。

丈夫外出打工后,她在家里更加吃苦、节俭。在教育培养两个儿子的同时,每天早出晚归,耕种自家和别人不种的十多亩土地,精心种植包谷杂粮和各种蔬菜,每年喂养两三头肥猪,有时还养牛。浇灌庄稼的粪水,她用一只手舀完一挑又一挑,爬坡上坎,磕磕碰碰,换来的是满当当的粮食和青油油的蔬菜。除了农忙季节之外,不论是酷暑三伏还是数九寒冬,每逢赶场天,镇上农贸市场都少不了刘从兰的身影。从家里到场镇10来里,她一背就是六七十斤,上一坡、下一坡,步行需要一个多小时,平均每年卖蔬菜收入五六千元。刘从兰勤爬苦做,加上老公寄回的钱,2000年终于建起了一楼一底的砖房,有了一个安稳的家。

她常常在电话里给丈夫讲如今党的政策好,让丈夫在外安心打工。2015年,她的大儿子胡鹏考上了中国矿业大学,小儿子也上了初中,孩子读书享受了教育资助和减免。她说:“是党和政府给了我们帮扶,但光靠政府不行,还要靠自己勤劳。只要不得病,哪怕一只手,也要好好干。”2017年,她家终于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。

勤俭的品质传给了儿子

勤俭是发家之宝,节约是致富之本。从小受苦的日子,在刘从兰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她说:“穷人不能养娇娇,翻身不要忘恩人。”她对两个儿子从不娇生惯养,煮什么吃什么,不和别人攀比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。大儿子读大学,每月1500元的固定生活费,一分不多给,小儿子每个星期只给10元的零用钱和必要的车费。她自己读初中花3元钱买的那件绒衣,到现在还经常穿,原来的翻领烂了,就剪成圆领,穿了整整27年,她说现在穿起仍然很“舒服”。她穿的衣服和袜子都是两个儿子以前穿过的,衣服不穿破决不甩掉。

几年前的一天,她偶然看到大儿子的一篇作文,写自己的母亲。看了几遍,发现儿子只是写了母亲是个勤劳节俭的人,没有写母亲是一个只有一只手的残疾人。当时,她伤心地流出了眼泪。直到2017年暑假,儿子的大学老师到家里来家访,一进屋才发现刘从兰居然只有一只手,顿时大吃一惊,略带责备的口气说:“胡鹏,你为什么从没说过你的母亲是这样一种状况?”儿子半天没有说一句话。刘从兰接过老师的话说“他可能是怕伤妈妈的心,在他以前的作文里也只是写我是个勤劳节俭的人”。这时,儿子转过身去,低下了头,意识到母亲早已发现了他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。

这学期开学,大儿子离开家的时候,拉着刘从兰的手说:“妈妈,我终于理解了你内心的痛苦与坚强,您放心,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”。刘从兰只说了一句:“儿子,你懂事了,我为你高兴!”几天后,她才发现儿子走的时候,把他以前不愿穿的几件衣服都带走了。

文/余绍龙

选摘自中共云阳县委宣传部编辑的《同奔小康路·脱贫故事集》

 

推荐图集

+更多